欢迎来到 - 老旧历史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娱乐 >

王兴为什么这么在意阿里文娱?

时间:2020-06-04 06:27 点击:
美团没有文娱业务,王兴也没能讲好文娱的故事。 1 寡 头 王兴偏好用重大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节点去参照一家企业的兴衰,比如2018年,他在饭否上写道:“我做美团已经8年多了,超过了从1937年卢沟桥事变算起的八年抗战。” 又比如,“这辆车比美团大半年,和

  美团没有文娱业务,王兴也没能讲好文娱的故事。

  1

  寡 头

  王兴偏好用重大历史事件发生的时间节点去参照一家企业的兴衰,比如2018年,他在饭否上写道:“我做美团已经8年多了,超过了从1937年卢沟桥事变算起的八年抗战。”

  又比如,“这辆车比美团大半年,和饭否当年猝死的时间点差不多...”

  虽然旁人无法理解他对时间的敏感,但由于他大多谈及的是过去,也就任由他说罢。但当话题触及未来时,这位企业家发表的预见性观点,偶尔便会显得仓促无力。

  5月28日,王兴在饭否上说,“阿里放弃大文娱已经是一件可以开始倒计时的事了。”

  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  美团没有文娱业务,王兴也没能讲好文娱的故事。早在2012年,美团内部就曾孵化出美团电影,是美团旗下在线电影票务业务,主打选座功能,后更名为猫眼。

  2014年,猫眼电影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电影票分销商,同年数据显示,全国每5张电影票里就有1张是美团猫眼销售的。巅峰时,猫眼一度占据了70%的市场份额。

  彼时,王兴把大多数精力都放在了主业团购的增长上,这意味着,美团电影等团购之外的独立业务,只能在荒地中拼命生长,以换取企业更多的资源扶持。

  猫眼有了不错的开端,它突破了资源和资金方面的短板,但随着业务不断壮大,短板却迟迟没有补足,它便成了阿基琉斯之踵,成为隐形的致命伤。

  市场不会一直等待。

  随着BAT入局,票务业务的市场逐渐被蚕食。阿里影业旗下的淘票票虽在2014年才入局,但背靠阿里,仅仅三年之后的2017年,淘票票便以30.94%的市场份额登上第一的宝座。

  商业世界里,不进则退。猫眼连年亏损,数据显示,2015年、2016年与2017年猫眼净亏损额分别达到12.97亿元、5.08亿元、0.76亿元。亏损虽在收窄,但市场份额也在骤降——从巅峰时的70%降至2017年的24.3%。

王兴为什么这么在意阿里文娱?

  2017年是猫眼命运发生改变的一年。这年,猫眼电影委身光线,同年11月获得腾讯10亿元战略投资。据猫眼娱乐招股书披露,光线、微影时代、腾讯与美团分别持有48.8%、20.62%、16.27%和8.56%的股份。

  几经转折,猫眼与娱票儿合并,整合成为新猫眼,从淘票票手中又抢回了市场份额第一的头把交椅。

  此时,在线票务市场的“战国时代”结束,只留下猫眼与淘票票两大寡头。但美团并未成为最后的赢家——股权被稀释后,这位一手打造猫眼电影的亲妈退身其后,失了踪影。

  2

  野 心

  阿里野心勃勃。

  电影票务所连接的,不仅仅是一张电影票。对于阿里这个庞大的商业帝国而言,电影票是入口,意味着更多可能。

  资金是塑造可能性的钥匙,而阿里最不缺的,便是资金。财报显示,2017 年至 2018 年3月31日的15个月内,阿里影业在市场推广方面的花费高达了32.2亿元。

  行业转折随之而至。截至 2018 年 6 月 30 日,淘票票以 840.9 万的月活盘踞电影在线票务的App榜首,而猫眼电影则以 552.0 万的月活位居第二。

  淘票票没有停止动作。

  2018年11月8日,阿里影业发布了中期业绩财报,淘票票扭亏为盈,并宣布再投入10个亿,以开发增量市场。

  淘票票奋勇向前,猫眼却已露疲态。财报显示,2018年猫眼亏损规模达到了1.38亿元,同比扩大82%。当猫眼难以从大股东们手里再拿到充足的资金助力,IPO 便成为它生存的最佳选择,也是唯一选择。

  2019年2月,猫眼在香港挂牌上市。然而,资本站台并未让二级市场为此买单,上市之后,猫眼股价便开始下跌,一路跌破发行价。

王兴为什么这么在意阿里文娱?

  显然,猫眼从出生便面对的现金流紧缺问题,并未因上市而终结。

  其根本问题还在于盈利能力,猫眼在招股书中已经明确指出:“公司未必能在不久的将来盈利,也许根本无法盈利”。

  猫眼娱乐一直受困于单一的盈利模式。由于在线票务业务收入占比较高,猫眼一度被看作是依靠卖电影票而发展起来的公司。

  近几年,猫眼娱乐通过探索新业务来减少其对票务服务的依赖,2019年在线票务业务收入在猫眼娱乐整体业务中的占比从2018年的60.7%降至54%,其娱乐内容服务、广告及其他业务收入占比明显提升,分别达到32.7%和13.3%——即便如此,猫眼的在线票务业务收入占比仍然超过一半。

  新业务意味着投入,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猫眼的现金流。财报显示,2019年,猫眼现金流净额-9.40亿,截止 2019 年12月底,其账面上资金有15亿。但同时,因为一笔11.6亿的短期贷款即将在2020年到期,猫眼的现金流并不宽裕。

  流量方面,2018年前三个季度,猫眼月活为1.346亿,其中95%的流量来自投资方腾讯的微信、QQ,以及美团、大众点评App,自有渠道仅占比5.1%——这意味着猫眼自有渠道在用户的粘性和活跃度上都不乐观。

  流量获取过于依赖外部,无异于将软肋暴露于外,受制于人。

  而现有流量池的可挖掘空间也正在变小。资料显示,猫眼微影在挖掘微信、QQ等渠道的流量红利后,使用者增长已经放缓。

  反观淘票票,在流量的争夺战里虎视眈眈地瞄准了猫眼。依托支付宝、手淘等多个阿里系的流量入口,淘票票的成长增速十分可观。据阿里影业2019财年中期报告,以淘票票为主的网际网路宣发业务增幅超八成,盈利6000多万,扭亏为盈,实现自我造血。

  3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