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老旧历史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语句 > 经典语句 >

张志超15年后重获新生 母亲靠打零工赚钱为其申诉

时间:2020-06-04 05:07 点击:
1月13日,张志超手拿再审判决书走出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。 1月13日,张志超手拿再审判决书走出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。 被改判无罪的张志超在接受采访。 宣判后,张志超出现四肢麻木、抽搐的情况,马玉萍在为他按摩。 120急救人员在为张志超做检查。 2015年5月

张志超15年后重获新生 母亲靠打零工赚钱为其申诉

  1月13日,张志超手拿再审判决书走出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。

张志超15年后重获新生 母亲靠打零工赚钱为其申诉

  1月13日,张志超手拿再审判决书走出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。

张志超15年后重获新生 母亲靠打零工赚钱为其申诉

  被改判无罪的张志超在接受采访。

张志超15年后重获新生 母亲靠打零工赚钱为其申诉

  宣判后,张志超出现四肢麻木、抽搐的情况,马玉萍在为他按摩。

张志超15年后重获新生 母亲靠打零工赚钱为其申诉

  120急救人员在为张志超做检查。

2015年5月27日,《中国青年报》刊发《迷雾重重的中学生奸杀案》,报道了山东省一名年轻服刑人员张志超喊冤一事。

2020年1月13日,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15年前的案件再审,张志超被改判无罪,当庭释放。在他服刑期间,他的父亲、爷爷、奶奶、姥姥都已去世。

1月14日,在父亲和祖父母坟前,张志超大声宣读了法庭关于“张志超无罪”的结论,然后一页一页,烧掉了那份判决书。

“祝你生日快乐……”1月13日傍晚,山东省淄博市一家酒店里,31岁的张志超羞赧地推开了纸质的寿星帽,对着燃烧的蜡烛许了3个愿望,吹灭了蜡烛。

母亲马玉萍和代理律师唱了生日歌,庆祝这个当天并不过生日的年轻人重获新生。

当天上午,张志超身穿囚服,抱着一份终审判决书,走出了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。那是他的无罪判决。这一天直到下午,很长的时间里,他手里都攥着那本15页的判决书。过去13年里,他一直因强奸罪在监狱服刑。

如今,当年不满16岁的高一学生身高已经长到1.82米,体重则从入狱时的200斤降到了160斤。时间改变了他——直逼头顶的发际线,证明了他过去十几年承受的压力。

当天9时30分许,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宣告:“张志超无罪。”

在法院大院里,马玉萍泣不成声,拉着儿子向帮助过自己的人下跪致谢。她带来了全套的新衣服和新鞋,当天下午就让儿子换上。

儿子被判刑时,她只是微微有些白发,今年,她已满头白发。

失踪的女生

马玉萍至今仍记得那一天。2005年2月12日是正月初四,深夜1点多,她在家里接到临沭县警方的电话,随即几名警察上门,将张志超叫醒。

她记得,警察表示“有事情要问他一下”,让她去给儿子拿件衣服。等她进屋拿了件大袄出来,他们已经走了。

随后,张志超被指控强奸并杀死一名同校女生。次年,他被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判处无期徒刑。

被带到临沭县刑警大队后,据张志超描述,他被拷在审讯椅上。

“知道找你干什么吗?”警察问。他回答“不知道”。

“我们都知道了,你快点说说吧。”

但张志超说,当时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据他回忆,僵持了十几分钟后,他迎来了殴打。

这时,张志超才明白,他被要求承认自己强奸杀人。

被害者是一名女生。在此一个月前,张志超就读的临沭二中分校高一20班女生高某失踪,是这个小县城里引人关注的事件。

案卷材料显示,高某失踪的时间是2005年1月10日清晨。一个多月后,学校一名清洁工打扫教学楼3层的洗刷间,试图进入洗刷间内部一个已废弃数月的厕所,却发现锁无法打开,撬开锁后,看到里面是一具趴着的女尸,上身套着带血的编织袋。

失踪者被找到了。

张志超当时是高一24班班长。他记得,女生失踪后,学校开过班长会,“通知各个班级看有没有这个女孩的消息”,但他并不认识高某。直到学校放寒假,始终没有消息。

马玉萍记得,那年放寒假前,学校开家长会,她会后与几名家长一起搭出租车,车上还有人讨论女生失踪的事情。

矛盾的证言

2006年3月,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认定张志超犯有强奸罪,判处无期徒刑。

他获罪的原因之一是,在被一审法院认定为案发日期的2005年1月10日清晨,有人指证他出现在了涉案洗刷间门口。

洗刷间五六米外是一间男生寝室,当天,高某的同班同学王绪波、杨同振在宿舍里。一审判决书认定的证言显示,王绪波称,大约早晨6点23分,他在宿舍里听到有女孩尖叫“你要干什么,救命”,随后,他和杨同振先后跑出宿舍,并看到洗刷间门口站着两个人。其中一人是张志超,另一个人戴着眼镜。

王绪波称,当时他问张志超在干什么,对方回答说没干什么,王绪波又往洗刷间门里看了一下,当时天黑,没看见什么。

“我接着又问他俩‘刚才是谁喊的’,他俩说‘有女鬼’。我又问他俩干什么的,他俩说‘有美女,行了,没有什么事’。我就和杨同振回宿舍了。”王绪波在证言中说。

在一审认定的证言中,杨同振称,王绪波当时在“跟两个我不认识的男的说笑”。事实上,杨同振和张志超相互认识。杨同振的证言未提及见到张志超在洗刷间门口。这是一审判决结果后来受到质疑的地方之一。

张志超的4名同学接受警方询问时表示,当天是星期一,按照学校规定,6点15分举行升国旗仪式,张志超参加了升旗仪式。有同学清楚地记得张志超的站位。班级体育委员称,升旗仪式后,许多同学都把棉袄脱下来,他曾让张志超和另一名同学给大家抱回教室。

但在一审的庭审中,公诉人并没有出示这4份证言。

张志超在会见时告诉代理律师李逊,送棉袄回教室之后,他没有去洗刷间,而是下楼去上厕所。因为洗刷间内的厕所已经停用,使用者被发现要扣分。

按照一审判决的认定,王绪波、杨同振在洗刷间门口遇到的两个人,一个人是张志超,另一个人则是张志超的好友王广超。张志超作案之后,离开洗刷间时遇见了王广超,将犯罪实情告知,并让他帮助看守洗刷间。随后,张志超到学校的小卖部购买一把新锁,用于将废弃厕所锁住。

张志超、王广超在一审时均未作辩解。张志超的辩护人提出,张志超作案时未满16周岁,认罪态度好,有悔罪表现。王广超的辩护人也提出了类似说法。

一审判决最终认定:张志超在洗刷间遇见高某,见四周无人,即起奸淫之心,遂上前用随身携带的铅笔刀架在高某的脖子上,将其劫持至洗刷间内。最终采用捂嘴、掐脖子等手段将其强奸,并致其窒息死亡。

王广超被判因包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,缓刑3年。

他们没有上诉。

一审宣判时,张志超的父亲卧病在床,马玉萍去旁听庭审时,被愤怒的被害女生家属打得浑身青一块紫一块,没有进入庭审现场。

之后,张志超被转入位于淄博市的山东省少年犯管教所服刑,后又转到当地监狱。一个月后,马玉萍第一次在那里见到他。据她回忆,见面时张志超就一直哭,没有说被冤枉一事。

此后,每隔一个月,马玉萍都来这里看望儿子。儿子供认了,法院判决了,她只能接受这个结果。但她强调,自己一直不相信儿子会是凶手。

令张志超获罪的重要原因还在于,他作出了多份有罪供述。他后来说,自己是被迫认罪的。

王广超也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,那天早晨他既没见过张志超,也没出现在洗刷间附近。但当年,他同样作出了指证张志超的供述。办案人员聊天时说到编织袋,他听到后,就开始编与编织袋有关的事。

母亲靠打零工赚钱申诉

“那件事跟我没有关系,妈妈你帮我请律师。”2011年,在马玉萍一次探视时,已经服刑5年多的张志超突然向母亲喊冤,称自己并没有犯罪,曾遭到刑讯逼供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